中央高层批各地自贸区一哄而起 申报流程全线暂
时间:2019-07-01

  为了能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各地可谓下足了功夫。一方面,频频到北京“跑部”,“拜访沟通”,以求得各部委表态和答复;另一方面,在各个场合强调自身的“特色”和“优势”。

  强调的是中日韩合作;而渔业资源丰富的浙江舟山则强调海洋经济;与台湾一水之隔的

  主打的是“对台自由贸易园区”;靠近东盟的广西试图打造“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连接中亚的新疆则正在讨论设立“中国-中亚自贸区”;重庆则希望自己成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高地,因此申请成为“内陆自贸区”张燕生评价道,结合本地优势和特色谋划自贸区发展思路无可厚非,“但从一些地方提交的申请报告来看,基本上还是过去多年模式的重复,仍旧停留在开发区、产业园区建设的层面上,没有多少新意。”这并非个别观点,采访中,针对前一阶段的自贸区申报热,专家们的最大指摘,便是一些地方仍在“穿新鞋走老路”。“至今还没有搞清楚自贸区究竟是什么。”王新奎感慨到,当前一些地区的思路很“幼稚”,就是“先拿到审批方案,再搞到一大片地,接下来大兴土木、招商引资,弄出一个新区来”。

  在很大程度上,这或许是习惯使然。长期以来,许多地方一直十分迷恋所谓的“特区经济”,习惯于以优惠政策、特殊待遇为导向进行园区建设,偏好于依靠抢投资、拉项目、圈资源来推动经济增长。在自贸区正式登台之后,又有不少人将之当成了新的“开发区”。以为有了它,就可以获得国家优惠政策,投资自然源源涌入,地方经济就会迅

  特别是面对当前经济调整大背景下的现实压力,给了地方更多“要政策、抢优惠”的“动力”。去年至今,中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今年一季度,有27个省份GDP增速回落。面临压力,如果能凭借自贸区的“东风”,拉动经济增长,对许多地方而言,无疑是一个充满诱惑的选择。

  因此,一些省区市负责人甚至直言不讳把申报自贸区当成新一轮“政策洼地”和招商引资的“利器”。“这明显与中央的初衷相背离。”王新奎表示,中央对自贸区建设的要求很明确,就是以开放促改革,挖掘改革红利,激发市场活力,在没有特殊政策和优惠政策的情况下,寻求经济增长的动力。“拼政绩、要政策”的老想法,显然与中央设立自贸区意在破旧立新的战略意图背道而驰。

  当然,作出改变并不容易。即使是上海,在反复修订自贸区方案的6个月时间里,也经历了非常艰难的转变过程。从侧重制造业投资准入到解决服务业的投资准入与服务贸易的便利化,从一开始希望有一些优惠政策到最终中央要求营造一个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思路上的转变堪称巨大。

  据本刊记者了解,尽管被暂停,但自贸区申报的大门并未彻底关闭。“中国幅员辽阔,每个地区经济特征和发展优势不同,各地在国家发展战略中肩负不同的使命。”按照霍建国的理解,只要上海的可复制经验比较成熟,各地的方案又有较强的说服力,对带动未来的经济增长和对外开放有较强的促进作用,最终应可以考虑结合不同地区特点设计不同的自贸区进行试验。

  “对于地方而言,关键是把握好自身的发展优势,定位好自身的发展方向。”他谈到,“既要体现出改革和制度创新的内容,又要从各自的实际情况出发,从省情、区情以及各个地区不同的比较优势、把握好各自所处的发展阶段,以及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位置及突出作用,进一步细化和完善试点方案,这样就可以在全国陆续形成一些改革试点地区。”

  在他看来,现阶段自贸区的推广试验不仅要更快地探索出一套有效的改革经验,同时还应带动经济发展。

  “更为重要的,则是国家从整体利益的角度加以平衡,要考虑到各地监管、调控的能力有多大,也需要一个开放次序的统筹考虑。”因此他认为,对于中央及有关部门而言,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总结上海自贸区运行经验的基础上,尽快从全局的高度推广出一个指导性的意见,让各地对全国下一步可能推进的自贸区规划有一个总体的了解。

  当然,禁令解除之前,地方政府依然可以大有作为。“改革未必一定要挂牌子。”霍建国强调,地方若要追求改革与发展,未必非要设立自贸区,“地方的热情可以理解,但与其把宝都押在自贸区试验上,还不如因地制宜地提出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方案。只要突破了束缚,解决了发展活力问题,也能达到同样的目的。”

  在其看来,如果地方能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把能做的简政放权都做好,减少地方管辖的审批、改进服务,也属于改革和制度创新的范畴。